《华盛顿邮报》:蓬佩奥是美国史上最差国务卿之一


从巴黎到首尔,我在11个小时飞行之后,又在机场滞留超过9小时,直到新冠肺炎检查结果出来后,才得以坐地铁回家,期间一共花费超过30小时。

截至发稿,高玮仍处于居家隔离状态。

因为我有些许咳嗽症状,工作人员提示我去下一个检查口接受专业医生检查。其中一位医生看了我的材料,询问了咳嗽症状后说:“你从欧洲来,又有咳嗽症状,必须在机场再接受进一步详细检查”。

经过了三四十分钟的等候,我终于来到检疫窗口前,在提交了事先在飞机上填好的健康信息和入关信息后,工作人员示意我通过此处,再排队进行下一轮检查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检疫过程中偶遇的一名英国剑桥大学数学系本科生。

新冠肺炎检查完毕之后,已经是晚上8点,我们被安排在大厅一侧等待前往隔离点休息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中午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新冠肺炎检测结果呈阴性的隔离人员从附近隔离点被送回至机场,可以回家了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凌晨,穿防护服的司机准备转运我们到隔离点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2日,法国巴黎,空姐戴着口罩给旅客送餐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上9点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机场工作人员为我们送来行李箱的同时还带来了晚餐——韩式汉堡和可乐。